ROL

小白段子手(๑•ω•๑)越来越忙
哪天我忙到跑路了,我也永远喜欢魏无羡

【宁羡】记忆中的吉光片羽

1.温宁视角赶赴战场,看到浴血的羡,然后噼里啪啦的把他周围的敌人都捏碎……

“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坚定地站在你身后。”


2.小孩往温宁身上丢石头,魏无羡跑过来恐吓小孩,好生气举起饼就要扔过去,宁宁抓住魏无羡的手:“公子,莫要浪费粮食。”


3.长河落日,魏婴脚踩翠竹,杳杳笛音,陈谁情诉谁心,一个内心伤怀没稳住晃荡了一下,窥探已久的温宁着急地冲到竹林底下抬起双手准备接住。


4.“好吃吗?公子。”温宁看着魏无羡狼吞虎咽地吃着土豆粉条,不灵活的眼里似乎带着一点期盼。

“不好吃,为了果腹而已。”魏无羡想着温宁没有味觉,也吃不了食物了。


————————

最近到第二季前可能都是脑洞/片段多,文少

一个是最近查得严清心得很,一个是真的没时间。

但是不交流大家只会越来越枯竭,所以以后脑洞/纯画面也发。

热度随缘,但大家有什么想法多多评论一起聊天哈。


孰为正?孰为邪?
寒灭羡全家,羡刨寒祖坟
生生世世纠葛不休
寒羡太上头了

一个双杰日常剪影= ̄ω ̄=



    小小羡和小小澄小时候睡觉是抱着的。小小澄白天嫌弃小小羡,但是小小羡晚上经常做梦梦到自己还在大街上流浪,被狗追,睡不安稳。小小澄就把小小羡揽进怀里紧紧抱着,小小羡就不抖了。


     小小羡抱着小小澄睡了半年以后。开始睡得四仰八叉还会流口水,甚至流在小小澄枕头上。


     小时候小小澄和小小羡打架还会互相扒裤子,小小羡街头流浪过比较擅长打架,把小小澄裤子扒了摁在床上耀武扬威,小小澄趁他得意抱住小小羡的腰用力一滚,也扒掉了小小羡裤子。


     师姐正好来送莲藕排骨汤,推门进来,看到两个光屁股小孩大眼瞪小眼在抓.鸡吓得捂住了眼睛。


    小小羡和小小澄惨叫一声两个人齐齐滚上榻手忙脚乱拿被子裹住。


   竹马真好呀!


【寒羡/瑶羡】轮回

  
超级短,背景射日之征
  
   —————— 
      墨色的长发蜿蜒散落在竹凉席上,男人伏趴着,双手被带着禁制的牛筋绑缚在窄榻两侧,俊朗的眉眼紧闭着,薄唇在睡梦中不安稳地颤动。

 

       那日崇阳两军对垒,飞沙走石,狂风大作。魏无羡衣袂翩跹,温若寒劲装威矗。二人一正道,一邪道,灵力怨气如红蓝两道惊雷乍起,天地也为之色变。温若寒为夷陵老祖拖阻,温氏后路遭江氏蓝氏包抄围剿,仙门百家大胜。力竭的温若寒卷着同样力竭的魏无羡仓皇逃跑。

   

     “魏公子,吃饭了。”

    

       魏无羡半晌才睁开疲惫的双眸,身上的伤口有些发炎,高热烧得他有些昏沉。


     “吃完好张.开.腿.伺.候.温若寒么?”冷冽的眼神扫过金光瑶,吐出的是不近人情的话语。


     “魏公子何必自寻苦吃,修邪道不容于世,这样替仙门百家搏命,哪知未来是不是要反过来杀你。不若随心而动,与温宗主强强联合。”


       魏无羡挑了挑眉,勾起一边嘴角道:“金公子好演技。”他转过脑袋,面向里侧闭眼小憩。

 
       金光瑶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微微皱着眉头。

  

       月上梢头,宁谧的小村落里一间民居被牢不可破的无形禁制包围着。金光瑶坐在小板凳上对着月光拭擦剑身,寒光凛冽的玄铁倒映着他温和的眉眼。男人若有所思,仿佛听不见里屋抽气忍痛的低.吟声。

      

    “你觉得温若寒会先捅了我这可以助他双/修的身体还是会先铲除泄露密报的‘心腹’?”被捆住的男人就着金光瑶递来的勺子喝了口粥,眼神有股漫不经心的勾人气魄,魏无羡如同磕唠家常一般拨弄着凉榻的竹制边缘。

  
      勺子在空中停滞了一瞬间,稳稳当当回到碗里。

   “魏公子这是何意?”金光瑶笑若春风,看似平静无波。

      魏无羡抬起双眼直视金光瑶,晦暗不明的眼神深处闪着诡丽的深红色波纹。

  
    “金公子何必自寻苦吃,这样替仙门百家搏命,哪知未来是不是要反过来杀你。”魏无羡歪了歪头,噙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翌日,夷陵老祖从温若寒手中脱逃。

    数年后,夷陵老祖遭仙门百家围剿身死。

    再数年,金光瑶遭众世家质疑,身死观音庙。

End

寒&羡&瑶→被围剿组

原文

    【穿过校场,路过一栋华丽的小楼时,魏无羡驻足停留,多看了几眼,神色有异。……“以前我住过的屋子在这里,现在没了,果然被拆了。”】
  
  
在想什么?谁能没有一丝丝企盼……
  
  
终究还是不可说。
   
  

时间久了就发现什么cp都可以踩雷,嘴挑者饿得要死才是常态…

魔道半年来确实被国外输入吊着热度,现在估计要凉凉一阵直到第二季了…日哦我好饿ಥ_ಥ


【杂谈】从双杰聊到乱葬岗围剿

@哈尼lucifer 太太的闲聊

主要内容是一个澄羡脑洞一直聊到乱葬岗围剿前夜

因为哈尼太太文字表达能力太好,好磕,就经由她同意发出来了,其中还有一点第二季动画ed的宣传料,还有点all羡。
 
  
如下:
 
  
R:我真的很喜欢冬天,虞夫人把他们脱得赤条条的,小被子一裹扔炕上。
 
  
哈:睡到半夜,想?就?进去了。
 
  
R:第二天掀开被子,饭煮熟了。
 
  
哈:笑死了虞夫人要抽人了。
 
  
R:虞夫人:"防偷防盗防婢女,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哈:江枫眠!看你领回来的好儿媳!虞夫人看见了肯定先抽儿子,然后让两个混蛋小子跪祠堂。但是江澄断袖这个,肯定得被抽下来一层皮,魏哥说不准,因为我觉得虞夫人肯定是对亲生的更狠,魏哥怎么说她再讨厌也没有拿别人家孩子撒气的那种。
 
  
R:虞夫人狂抽澄,羡冲过去抱成一团。虞夫人:"我拿了什么反派剧本吗?"
 
 
……
 
 
R:好像是魔道第二季片尾《风邪》
 

【歌词:微博上透料

萧瑟风中忆当初 露华浓 拨云见雾

清寒雨里望前路 暮色沉 不知归途

一朝起 旧梦落雪 惹半生倾覆

不觉命数凄楚

苍茫间 正邪殊途 举杯将曲赋

潇洒未至陌路

风阵阵 挽狂澜 江湖纷争如荼

且将前尘罔顾

一声声 义于心 少年血性如故

笛声悠悠长诉

无边落木依黄土 鸿声过 长歌当哭

往事如烟弭作古 将进酒 一壶入腹

论正恶 人言可怖 字句皆刻骨

草木风月为卒

命途中 自有因果 但入世沉浮

何论岁月荣辱】
  

看着就觉得好惨。
 
  
哈:意淫过无数次,乱葬岗前夜如果只剩下魏哥一个人,他该是什么样子。
 

是坐在枯藤老树上懒懒散散的再喝上一罐天子笑,然后斜眼望一望远处微亮的山脊,无欲无求,不思不想。
 

就这么喝个尽兴,脑袋里可能什么都想,也可能什么也不想。最后顺两手一松,酒坛砸落山谷,他一个翻身,摆弄个好看的笛花,一甩黑袍,就准备迎战去了。
 

活也洒脱,死也洒脱,无需任何人来评说。
 

R:呜呜呜抱紧我崽,不知道哪个衍生先搞出来,正面搞这个肯定虐die。
 

哈:我听姐妹有个忘羡的文,里面有绝美双杰。就是讨伐乱葬岗前夜,江晚吟带领百家修士驻扎在乱葬岗山下,擦了四天四夜的剑,羡就在乱葬岗上吹了四天四夜的笛子。这四天四夜他们都想什么呢?
 

R:好虐。
 

哈:最后还是带人一拥而上,想明白的,想不明白的,此刻都不用再明白了。
 

R:羡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背负污名死去。
 

哈:这大概就是无字碑叭。别人怎么评价他,其实他并不在意,他只在意自己是否达成了心中所想,我觉得羡比起外人口舌,更多是随心叭。
 

R:他达到了吗?
 
 
哈:他没吗?
 

R:他明明只觉得自己什么都保护不了,一败涂地一事无成。
 

哈:我觉得他做到了。可思追活下来了,温家有后,温宁也活着,他还给了江澄一个最鼎盛的江家。了无遗憾,除了一个若是真“疯魔”了的江澄。
 

R:他从晓星尘身上看到了自己,他不知道阿苑活着,也不知道温宁还在。
  

哈:强推《英雄寞》神雕侠侣的主题曲,那沸腾的魂魄,让山水为之褪色。非常适合羡的一首。大概最后也是,英雄没落无人问津,不过也无需后人来评说。
  

……

哈:但如果是重生…我能想到最好的结果是三人行。羡都说过心悦蓝二了,我觉得就算双杰开窍了也不能对不起蓝二。
  

R:其实一直觉得羡羡原作那个状态就是会选择救江澄然后和叽一起死。

  
哈:好好过日子不好嘛。澄羡前世,重生澄湛羡,宁人生赢家,忠实伴侣,从前世陪羡到了重生。护羡小天使呜呜呜。
  
  
R:我有幸跟踪了推特上宁羡太太追更全过程,真的巨惨。后面叽在温宁面前抱起羡,推特宁羡圈整个崩溃了。磕cp就是不真情实感体会不到痛吧。羡羡只有一个怎么办?混合三打。
 
 
……

 
哈:如果说前世结局完全相反,羡因为伐温一战被人供起来,当神,开山立派自立夷陵派,人人都敬畏他,是真正的大英雄,后宫随便开,男人随便挑。

 
R:抓美貌少女(男)到乱葬岗练邪功。
 
 
哈:风情小山神,魏哥一边哄小师弟一边逗小白莲。

……

R:其实羡羡真的游刃有余。百凤山那段向蓝湛丢花,跟女修说笑,然后江澄骂他无聊他转头:"你也想要花?我捡给你。"
  
  
哈:风流潇洒少年郎。呜呜呜羡这种大众情人风我好爱。
  
 
R:我书随便翻一段都觉得他好可爱,就刚重生蹲在路旁津津有味地看着阿胭跳舞,自己寻开心。
 
  
哈:我也好爱这种信手拈花,随之既来,游刃有余,斗酒纵马的洒脱样我好爱。跟一日往死的日但是无比护短的澄,绝配。

其实现在曦澄敢爬到双杰头上随便踩以及看低双杰也是双杰圈长期纵容cp待遇不平等导致的。


不只一次看到主页只有曦澄的人在双杰圈指手画脚踩魏无羡,双杰及一些毒唯一唱一和也挺自在。


于是,久了都不知道江澄在意的人是谁了,给他强塞一个原作毫无关系基础的拉郎,自我感动觉得江澄能接受也就罢了,结果还踩起原作纠葛不死不休的双杰。甚是可笑。


拿原作的曦澄,江澄受伤蓝曦臣没给药还警告他,以及一起杀温情的情谊来看低双杰,滑天下之大稽。


这话也就本不怕得罪曦澄的边缘吃瓜路敢说了。


生于原耽

这是一个讲纸片人没人权的报社故事

我又写非典型性忘羡文了。我挺喜欢忘羡的,结果每次都剑走偏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765565

把tag撤了,看不看得到随缘吧
压力大的时候写的文都夹杂了太多个人情绪